我的性爱故事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幸运,别人都说我就象妈妈年轻的时候,都那么美丽,甚至我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然而美丽的女人不一定幸福,美丽女人的背后有多少辛酸,又有多少人知道。


  今年我已经21岁了,99年我很幸运地考进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国际金融专业,现在已经是大学三年级。从高中到大学的几年,我的家庭,我的人生都经历了不少风雨。


  我爱过,恨过,也受过伤害,现仅已此文,表白我内心的话语,也祝福天下所有拥有美丽的灵魂。


  17岁那年,我恋爱了。那时我家还在珠海,我在珠海某中学读高二,阿杰是我们班公认的帅哥,而我则是班上的白雪公主。我接受了阿杰的追求--和理所当然地--我们走在了一起。每天一起上学,下课一起回家,校园里总能见到我们形影不离的身影。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那个难忘的17岁生日……“燕,看到么,传说看到带红光的流星,相爱的人就可以永远在一起。”杰指着天空划过的一颗流星,“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我都会在你的身边陪伴你度过。”


  “杰,我爱你。”


  我情不自禁地扑在杰的怀中。


  “我也爱你。”


  杰用几乎让我窒息的力量搂着我,把嘴唇紧紧地印在我的双唇上面,我们的舌头互相缠绕着。杰已经开始有胡须了,扎得我有点疼,但这反而加强了我的快意。


  阿杰的身材很高大,肌肉发达,身高1米80,相对而言我1米65的身材仍是小巧玲珑,我感到自己仿佛已经溶解在阿杰的怀中。


  突然我感觉到阿杰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顺着我的腰,我的背部,一直慢慢地向上探索。


  这是我第一次让男性接触到我的身体,阿杰的手掌厚实宽大,我的心不禁扑通扑通地跳起来。慢慢地,阿杰的手越摸越上,并且已不甘在背后抚摩,而是逐渐绕到了我胸前。


  我很清楚阿杰要做什么,但我没有做任何的反映,而是任由阿杰动作着。我知道阿杰喜欢这样,我爱阿杰,我愿意做他的小羊羔。


  我的乳房不是很大,却也算丰满,且长得很挺很标准,可能是我把bra系得太紧了,阿杰的手伸无法很顺利地伸进来。于是他把手绕回我的背后,把扣子解开了。


  当时我们在野外的草地,虽然周围人不多,但毕竟也是公众地方,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但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和阿杰仍在热吻着,我只管紧紧地搂着他。阿杰的手再次伸到了我的胸部,并一下子抓住了我左乳。


  阿杰显得很兴奋,他不但尽可能地抓住了我的乳房,还不断用力地揉搓。以前虽然我也性幻想过,但从来不知道乳头被人抚摩是这样的感觉,痒痒的,麻麻的,有点象被电击一样,而且这种感觉还会向着周围扩散。


  阿杰的另一只手也加了进来,轮流玩弄着我的左右乳房,并在我的背部,腰部--所有只要可以摸到的地方,阿杰都用他的双手不断地探索。我的身体有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的两个乳头开始向外突出,我的体温开始上升。甚至我觉得自己的阴道口渐渐湿润起来。


  我知道这是性兴奋的感觉,是阿杰带给我的。我渐渐有点喘不过气,我想摆脱阿杰的嘴唇呼吸一两口新鲜空气,阿杰却没那么容易饶过我,他不但双手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一只手从背部用力地搂着我,一只手在狠狠地轮流捏搓我的两边乳房,嘴唇也更紧地吸住了我。


  我差点昏死过去,只得无力地搂着我心爱的阿杰,让他尽兴地做着他想做的一切。我可以为阿杰做任何事情,甚至愿意做他的宠物。因为我爱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杰才恋恋不舍地把我放开。我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一把抱住阿杰,依偎着他,我希望永远和他在一起,永远永远。


  阿杰轻柔地抚摩着我长长的秀发,细声说道:“燕,今晚不要回去了,我在附近有间屋子,我们去那里过夜吧。”


  我没有作声,只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依偎着阿杰跟着他走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很愿意把我的第一次献给阿杰。


  我有很多同学都拍了拖,但她们总是把最后一道防线守得很稳。她们说在中国这样的社会,还是把第一次留到洞房那一晚好。但我却不认同她们的观点,有多少女性的丈夫其实并不是她们最爱的人,与其把女孩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一个不是自己最爱的丈夫,还不如将其献给自己曾经最爱的男朋友。因此,即使我和阿杰以后不能在一起,我也不后悔今晚的决定。


  我还是第一次在男孩面前脱光衣服,但我还是尽量地克制羞涩,鼓起勇气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现在杰面前。我遗传了妈妈皮肤,既细腻又白嫩,加上修长的腿,拥有这样的身材连我自己都感到骄傲。阿杰这样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也被我的身材深深迷住了。


  “燕,你好美啊。”他情不自禁地用手在我身上抚摩起来。心上人的赞美让我更感到骄傲,阿杰也迫不及待地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我们两人在床上开始拥抱和互相抚摩。


  阿杰的皮肤好光滑,我用胸部贴着他的胸部,去感受那股男孩的气息。他用舌头舔着我的脖子,用牙齿轻轻地咬我,那份感觉好充实,好美妙。阿杰很喜欢我的乳房,他有时会搂着我,用他的胸肌摩擦着我的乳头;有时则用两只手抓着我的乳房,用他的阴茎在乳沟里摩擦。


  他的阴茎又大又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男孩的生殖器,想不到是这么粗的,而且还黑黑的,和我以前想象的象条虫子那样的形状很不一样。


  阿杰似乎对我的阴部很感兴趣,他把我的大腿分开,拨开阴毛和阴唇,仔细地检查着,还不时用手沾一下我阴道口分泌的黏液。后来他干脆把身体掉过来,用舌头去舔我的阴唇。我感到一种强烈的刺激,是从来没体验过的。


  “你这里真好玩。”阿杰说着,用舌尖挑开我的两片阴唇,舌头越舔越深。


  而因为他的屁股对着我,他的宝贝就在我眼前晃动着。


  我把它拿在手里套弄起来。虽然我是第一次,但我也知道男人那里被这样弄的话会兴奋起来的。果然,阿杰那里变得越来越硬,还分泌出一些透明的液体。


  这根大家伙我开始还觉得有些害怕的,看着它慢慢涨大,也开始不那么怕了,后来觉得还挺可爱的。


  阿杰十分兴奋,他用两只手使劲地抓着我的大腿,并用力地分开,舌头则在阴道口附近游走,还逐渐深入,我的快感比刚才在草地上还要强烈,两个乳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


  “哎哟,不要啊,”我觉得有一点点疼,是阿杰舔到了我的处女膜了,“不要这么深啊,那样子人家的第一次岂不是给了你的舌头。”我委屈地说。


  阿杰笑了笑,将身体转回来,把自己的宝贝对准了我的阴道口,“那好吧宝贝,那就应你要求,把你正式变成我阿杰的女人。”


  说完,他一下子就用阴茎往我那里插了下去。可能阿杰知道第一次做是会疼的,所以他很温柔,没有一下到底。但我还是感受到剧烈的疼痛。


  “哎哟!”我叫了一声。


  “很疼吗?”阿杰温柔地问道。


  我点点头。


  “没事的,第一次是正常的。”阿杰用疼爱的眼神望着我,示意我放松一点儿。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对他点了点头,表示我已经准备好了。这时阿杰的阴茎已经进入了一部分,他继续一用力,阴茎顺势就往里插。这次我觉得比刚才更加疼,但我没有说,我不想影响阿杰,我渴望着成为他的女人,我咬紧了牙关。


  “进去了,没事了,”阿杰弯下腰吻着我的额头,“你看,阿杰和小燕已经融合在一起了。”他把我的屁股捧高,让我可以看到他的阴茎插在我的阴道里。


  我静静地看着,心里升起了一股充实感,“是啊……以后没人能把我们分开的……哎哟……哈……”,阿杰没等我说完,突然在我阴道里抽插起来。


  “哎哟……不要嘛……”我忍不住叫出声来,阿杰的粗大阴茎和我的窄小阴道产生了剧烈的摩擦,在分泌物的作用下,有种很特殊的快感。


  “不要嘛……哎哟……”


  “怎么了宝贝,还疼吗?”


  “我也不知道……哦……好象有一点……又好象没有……”


  “那样是不是很舒服?”


  “不是的……哎……我也不知道……好怪……哎哟……你快停下来……”


  其实我没有说谎,那种感觉确实很奇怪,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可能是因为初夜,阴道里还有点疼,但疼痛掩盖不了摩擦带来的兴奋感,杰的每一次抽插都仿佛带动了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我觉得既痛苦又快活,像是快要承受不住这种折磨,想要赶快摆脱,但又舍不得阿杰的离去。


  阿杰的抽送越来越快,呼吸也越发急促,我的感觉也越来越激烈,阴道内的分泌物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阿杰干脆整个人压在了我的身上,只是下身一前一后快速地在我体内抽插着。


  阿杰的胸肌挤压着我圆圆的乳房,嘴巴在我的脖子上乱啃,我的身材仍算是小巧玲珑,阿杰的重压让我喘不过气,却也让我更加快活。


  我近乎要断气,只有拼命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双手漫无目的地挣扎,腰部则努力配合着阿杰的往复运动。


  终于阿杰忍不住了,他把少男的精液全部射入了我的体内,滚烫的爱液冲击着我的子宫颈,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做女人的美感。


  就这样,我变成了女人,在我17岁生日的那个夜晚。变成了杰的女人。


  我是个缺少父爱的女孩,我爸爸很好赌,经常一赌就一个通宵,还输了很多的钱。妈妈怎么劝他都没用,有时说多了免不了吵上一架,甚至我爸还会打我妈妈。总之在家里就是不太平,因此我不喜欢我爸爸,也不喜欢回家。


  我最享受和阿杰在一起的时光,那时阿杰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男人,把我当成一块宝,握在手里怕溶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和阿杰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总是如胶似漆,难舍难分。阿杰家在郊区有一套房子,空着没人住,我们就常去那里,很多时候我干脆不回家在那里过夜,父母也懒得管我。


  阿杰不喜欢用套,我也总是由着他,反正现在避孕药已经可以做到很好的避孕效果,而且我也不愿意阿杰和我之间有任何的隔阂,我很享受与最爱的男孩间那份亲密无间的感觉。


  我喜欢他吻我的额头,吻我的脸,啃我的脖子,咬我的耳根;我喜欢他含着我的乳头,用舌头轻轻地舔,用牙齿轻轻地咬;我喜欢他用他那长长的中指插入我的阴道,深深地,一直插到子宫颈,并在里面温柔地抚弄。我把自己都给了阿杰,我的身体,我的心。


  然而高考把我们分隔了,阿杰去了北方的一所大学,而我则去了广州。那时的我想不到这种分隔是永远的,虽然阿杰在出发前还深情地吻我,告诉我会爱我一辈子。


  那个最悲伤的夜晚发生在军训后的一个星期,那天我心情特别好,和我最要好的室友小琳去了逛街,买了一套短裙,一套上衣白色短袖的裙子,上面点缀着鲜艳的红色。虽然上面的图案并不花俏,但穿在身上很性感,特别是象我们这种年龄的女孩,能充分呈现出我们青春的一面。


  那晚我特地穿上了这件新衣服,想不到镜子里的我比想象中还好看。连小琳也羡慕地摸着我的身体说:“小燕,你的皮肤好嫩啊,象12岁的小女孩,要是你把皮肤给了我就好了。”


  能得到姐妹的赞美,我心里当然格外欢喜。我突然好想阿杰,我给他打了个长途,告诉他我今天心情很好,告诉他我买了一件很漂亮的衣服,告诉他我在这里的一切。然而我不知道,阿杰已经没有任何听下去的耐性,他打断了我的话:


  “小燕,对不起,我们分手吧……”一句简单的对白,却让我如此地震撼。


  “小燕,对不起,我……”


  “不用说对不起,我理解,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小燕,我有了新的女朋友了,你要保重自己……”


  “噢,没什么的我很好……”


  ……


  我觉得自己简直是语无伦次,虽然我表面上强装镇静,但内心的刺痛确实无法抑制的。我小心地放好电话,我感到自己的手有些发抖,霎时间,我觉得世界在旋转,在顷刻间,它来了个180度的旋转。


  小琳在和男朋友打电话,没有留意我。我伤透了心,那是我最爱的男孩啊,但他居然这样对我,我们分开还不到两个月,他就另觅新欢。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也许已经没什么可以想了。


  我下了楼,走出了宿舍。很巧,居然让我在宿舍门口见到了石山--一个在追求我的男孩--不过他可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他就象他的名字那样老土又笨实。


  “Hi,小燕,你……”他也看到了我--性感、美丽却掩饰不住一脸的感伤。看着他的傻样我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我好想今晚有个人陪陪我,真的好想。于是我径直地走到了石山的面前,不理会他那呆呆的傻样,拉着他的右手就往篮球场那边走去。


  石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应该是刚自修回来,还背着个老土的书包。但他对我一向是千依百顺,况且今天是我主动拖他的手,也是第一次拖他的手,再笨的人也不会错过机会。


  我拉着他,一声不吭地到了篮球场,这时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的心好疼,像是一棵在狂风中的孤独的树苗,找不到心灵的依靠。我觉得好委屈,泪水象断线的珍珠,收都收不住。不过有个傻瓜比我更慌乱,他在身上书包里翻了半天都没找到纸巾,最后倒是我从身上找出一包纸巾递给他,他拿出纸巾帮我擦眼泪。


  也许我的目的就是这样,找个紧张我的人闹一闹,让他手足无措一下,这样我心里就舒服一些。石山真的很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得任由我哭。抽噎了许久,我心里像是舒服了一点,但我还没闹够,今晚我很不开心,所以得好好发泄一番。


  我突然扑到石山的怀里--这招可是女孩的杀手锏--石山自然也逃不过,他也许已经猜到我今晚不开心,不过作为食肉类动物的男人,石山最关心的倒不是我的心情好了没有,虽然他很温柔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惹小燕伤心。


  石山身高一米七几,比我高不了多少,但他的身体很壮实,他经常踢球--应该说他除了读书就是踢球,是个典型的书呆子。皮肤黝黑,肌肉也很硬。


  我故意把两只手从背后勾住他的胸部,然后用我丰满的乳房逐渐用力地向他的胸肌施加压力。那时还是夏天,大家的衣衫都很薄,而我的这套衣服比较低胸,我没有带乳罩,尖挺的乳头就直接贴在了石山的宽厚胸脯上。


  我这一招着实管用。石山开始有点兴奋,他也紧紧地抱住了我,把我的胸部用力地往身上压。我想象他这样的人应该还是个处男,对女孩子那些部位当然比较敏感,加上我今天的穿着,要点燃他的性欲,自然是轻而易举。


  我故意假装他搂得太紧了要活动一下身躯,开始在双臂间扭动我的身体,而且我有意无意地用乳头隔着薄薄的衣衫在他的胸肌上摩擦。


  石山终于受不了了,他把脸靠了过来,想要咬我的小嘴。我自然不能让他得逞,把头一扭。他也不管了,把嘴贴在我的脸上吻起来,然后就是我的脖子。他象个断奶很久的娃娃,饿了很久,每一下都那么用力。我感觉到他的下体慢慢硬了起来。想不到这个大木头比我想象中还容易兴奋。


  我故意掂起脚尖,双手搂住了石山的脖子,这样我那短短的上衣就会向上拉起,小腹和腰就会露出很小的部分。


  女人的身体就是武器,这句话一点都不假,我正在一步一步地引诱石山,而他也完全如我所想的那样落入圈套。他的手触到了我细腻的皮肤,想也不多想便深入了我的衣服里面。由于我没带乳罩,他的双手可以摸到我整个光滑的背部,他用两只手在我的背后由下到上,一寸一寸地享受着,他的下体也越来越硬了。


  紧接着他的手开始抚摩我柔软的腹部了,我动也不动,闭着眼睛让他摸。


  他摸了很久,突然在我耳边小声地问道:“燕,能不能……能不能……我想摸一下你的胸……”


  “你还是个男人吗?你想做什么就做嘛,问人家干什么。”我只暗自好笑,看来石山真的很喜欢我,他怕我以为他太轻佻,所以压抑着心里的冲动先请示一下“上级”。


  既然“上级”许可了就再没顾虑了,石山的双手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到了那片对他而言的禁区。为了方便,他转到了我身边从侧面抱着我,一只手伸到我的前胸轮流玩弄起那对宝贝来。他象个不懂事的孩子第一次见到积木,既好奇又欢喜,又似乎不懂得有什么好的玩法。他在我的每个乳房上捏搓着,改变着它的形状,如同一个不熟手的按摩师,在揉一块面团。


  “哦……”当他挤压我的乳头时,我感到一丝快感,嘴里轻轻地叫了出来。


  石山以为把我捏疼了,紧张地问:“是不是我太用力了,弄疼你了?”我对他笑笑,轻轻地摇了摇头,他让我想起和阿杰在一起的那个浪漫的17岁生日夜晚,却也钩起我伤感的回忆。


  也许喜新厌旧是男人的本性,象石山这样老实的人也不例外。他大概是玩够了我的乳房,摸够了我的上身了。这时他把手拿了出来,开始试探着去摸我的大腿。


  今天我这身打扮很性感,尤其是双腿,短短的裙子一定能让不少男生产生性幻想。石山见我没有反应,知道我默许了,就开始双手齐下,把双手都伸到了我的裙底下。我应该感谢我的母亲遗传给我的标准身材,我的双腿不粗不细,最适合穿裙子,加上我白皙又细嫩的皮肤,不但男人喜欢看,连女人也羡慕。


  石山抱起我侧放在自己的腿上,这样方便他抚摩我的整个大腿。他把头伏下来注视着我鼓鼓的阴阜,双手在我的双腿内侧游弋。我想我那天真不该穿内裤,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美丽的阴部,这样可以更彻底地色诱这块大石头。


  石山总是有意无意地触碰到我的敏感地带,他想试探我的反映。他的下体硬得不得了,我很清楚他的意图。不过我想今晚就要到此为止了,我只想刺激一下眼前这个笨男生,让他性压抑一晚。我那时不断地在幻想着他欲火焚身的痛苦感受,他这么老实不知道会不会手淫,如果不会他今晚一定会遗精。


  就在我想象着这些的时候,石山终于按奈不住了,他把手指从我内裤的侧面绕了进去,他已经碰到了我柔软的阴唇。但他还不满足,他想用手指勾住我的内裤并把它扯下来,这样他可以彻底地掌握我的阴部。


  “你……”我假装很气愤地推开了石山。然后“气鼓鼓”地扭头就走。留下那个一脸茫然的大石头不知所措地坐在篮球场边。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刚回宿舍,小琳便急急地跟我说:“小燕你去了哪里啊?你妈妈刚才打电话说有急事跟你说,我们到处都找不见你。”


  






   记住网址:特色小说 www.6w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