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三伯母的奸

三伯母的奸

  黄波根据这段时间一边享受着母亲美乳相伴,一边听着母亲与父亲的二房(也就是前文中的那个被黄波母亲提到的那个琳儿),以及周围的一些人的交谈中渐渐明白了他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


  秦国,这是一个让黄波感到十分熟悉的名字,貌似在中国古代就有这么一个无比强大的帝国,那个曾今在华夏的土地上辉煌了几十年,但又在很短的时间内崩溃的帝国,而接着黄波越是了解越是惊叹,在中国历史上只是辉煌几十年的帝国,在这里竟然延续了已经七百多年,现在的皇帝叫嬴德,乃嬴政第二十二代玄孙,秦国第十八个皇帝,而现在的年号为永德,现为永德17年,而黄家现在在秦国可以说得上是位高权重,黄家的先祖曾救过秦国第十三个皇帝的命,其后被封为太子太傅,成功辅佐秦国第十四个皇帝登基,由此黄家一直是皇帝身边的左臂右膀,位极人臣!


  现在黄家的掌权人乃黄波的奶奶,现年五十六岁,当朝一品诰命夫人,拥有戒龙持,上可杖打昏君,下可打谗臣,可以说即使当朝的皇帝见到其也要礼让三分。


  黄波的父亲黄立程为是家中长子,现年三十七岁,现任兵部左侍郎,正三品;


  黄波的母亲李君兰为黄立程正妻,现任兵部尚书李伟小女儿,现年十七岁,素有才名;


  黄波的父亲还有一位平妻叫张玉琳,现任杭州知府张宣坤之女,现年十六岁;


  黄立程二弟黄立仁,现年三十三岁,现任杭州盐运使,从三品,有一正妻为王氏,乃礼部尚书王友贵之女,膝下育有三女,无子;


  三弟黄立勤,现年二十二岁,现任神护营副千户,从五品,有一妻三妾,正妻乃京城禁卫军指挥使公孙述之女公孙静儿,无儿女;


  四妹黄立芯,现年八岁。


  ……


  “小公子,你在那?快出来啊!”黄家后院两个十二三岁身穿绿衣长相几乎一样的清秀可人的少女正在弯着腰不知道在寻找着什么,而从她们口中,我们完全能猜出来,看来她们是在找我们的黄波大少爷。


  自从黄波六个月大的时候基本已经可以蹒跚的走动了,而现在一岁的他,已经能够自己到处跑了,虽然身边有两个美妙的少女跟着,但每天看着两个青嫩的少女,看着两个少女胸前还没隆起的小包,完全没有一丝感觉,还是母亲的乳房漂亮,每每想起母亲那丰满的乳房,甘甜的乳汁,黄波就能感到自己下身有一团邪火似乎要串出来一样,但由于年龄实在太小了,所以下面的小鸟完全没有一点反应,但黄波很是享受那种感觉,所以即使现在黄波已经一岁了还是要缠着母亲喂奶,而坚决不要奶妈带。而今天黄波的母亲跟着太奶奶等女眷上山礼佛去了,因为上的路不太好走所以太适合带着他去,所以就把他交给了丫鬟看管。但没了母亲的陪伴,没了大大的乳房垫着自己的头,黄波现在还真有点不适应,于是就乘丫鬟不注意就偷偷跑到了一边,准备乘机在大院中到处走走!


  机警的躲过了一批批丫鬟与家庭的视线,黄波不自觉的走到了三伯父所在庭院内,而就在走进庭院内左侧的假山时,突然听到一对娇喘的声音。


  “好哥哥……你真厉害……搞得我真是太爽了……啊……再快一点……对就是这样……”


  “你这个荡妇……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对……我就是一个荡妇……好哥哥再插深一点……真的好爽……好哥哥你的肉棒好大……都顶到我的花心了……啊……”


  “嘿嘿,我这根大肉棒比三少爷的如何呢?”


  “啊……各有各的妙……你的长他的粗……但你搞我可要比我家那个死人强多了……”


  “是吗?呵呵!那就让我这个下人来代替三少爷好好的那干干你这个淫妇!”


  黄波小心翼翼的走到假山边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假山旁的水池,一男一女正在不停的交合着,那个男人大约四十来说,皮肤黝黑,长得还算清秀,黄波没有见到过,但看其脱落在一旁的衣服来看,这个男人一定是黄府的护院,而在那个男子身下的竟然是自己的三伯母,黄波之前跟着母亲到三伯父这边来串门的时候,是见过三伯母的,那是三伯母给黄波的印象就是英姿飒爽,三伯母因为从小跟其父亲习武,所以身材很是匀称,再加发育十分好,前凸后翘,比之黄波的母亲更有一股难言的风情,而此时看着三伯母如一条母犬一般爬在水池边,任由身后的壮汉来回抽插,嘴中淫语霏霏,满面含春,胸前的两团大波随着壮汉的抽插来回的在空中荡漾着,看到如此激烈的战斗,黄波一时失神,一脚踩空“扑”的一声甩在了地上!


  “谁!”正在激烈战斗的壮汉突然听到假山后的声响,顿时吓得从三伯母的体内抽出满是淫秽物质的肉棒,连忙从地上捡起衣物套在身上。而正在享受欲仙欲死的三伯母也同时听到假山后的声音,几乎是在壮汉从她身上抽出的同时,转身根本不捡衣物,反而飞驰的向假山奔去,双眼中透着狠狠的杀机。


  “哇哇……”心知行踪暴露的黄波,心下一慌,但瞬间想到此中厉害,脑筋一转,立马开始放声哭了起来。


  而正在同时黄波的三伯母也马上越过假山后边,当她听到哭声,心中顿时产生一点迟疑,而当她看到假山后面摔在地上的黄波,眼中的杀机才开始放松,但她立马跑过去抱起正在哭泣的黄波,而黄波在三伯母抱起的瞬间,看到三伯母胸前大露,灵机一动,立马用嘴含住了三伯母左边胸前的那颗红樱桃,开始吸吮起来,看着怀着正在吸吮着自己乳头的小家伙,三伯母也立马放下了所有的疑虑,眼中也产生了一丝母爱,而在黄波的吸吮的过程中,她更是产生了一丝异样,刚刚还没消退的欲火顿时又上升了起来!


  “没事,是大哥的儿子俊哥儿。”三伯母抱着黄波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看着正在池边收拾衣物的壮汉道。


  “吓了我一跳,他是怎么跑过来的啊?”壮汉听到三伯母耳朵话这才放松了心情,但同时疑惑的道!


  “今天婆婆和几位嫂子去礼佛了,我借口身体不舒服才留下来的,我想俊哥儿可能是在丫鬟打盹的时候自己跑出来的。”三伯母猜测道。


  “哦,那还好,但刚刚我们……他不是全听到了。”刚刚放松下来的壮汉,顿时一惊。


  “瞧你那点出息,这才多大的孩子啊,他能知道什么?他估计是饿了,你看,刚刚摔了一跤还哭了,但我一抱起他,他马上开始吸我的乳头了,我又没生过孩子肯定没奶水,但你看他那吸得的劲儿,兴许真的饿得有点慌了。”三伯母抱着黄波,有些疼惜的道。


  “嘿嘿,我也饿得慌了,是不是也让我吃饱呢?”壮汉彻底放下心来,立马脱掉身上衣物,身下本来已经吓得软去的肉棒立马立了起来,双眼色咪咪的向三伯母的身体瞧去。


  “我看今天就算了吧!我还是赶快把孩子送回去,而且有个孩子在,不好!”三伯母有些犹豫的看了一样壮汉身下的肉棒,心里也有点不舍,但看着胸前的孩子,又有一些脸色发红。







   记住网址:特色小说 www.6w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