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章 歹徒来势汹汹

015章 歹徒来势汹汹

    015章 歹徒来势汹汹

    至于自己,乐小春有自己的打算,他去外面商店买香烟的时候,他给一家妇科医院的叶院

    长打了个电话,从范学峰欲言又止的语气中,他感到父亲的死并不那么简单!师傅王药师曾经

    在乐小春面前说起过一个叫叶问天的妇科院的院长,听说这个人在清水市非常牛逼,看看他能

    否为自己帮上一点忙?

    叶问天是清水市雅康妇科医院的院长,在市政府里有比较过硬的靠山。

    叶院长接到乐小春的电话,没想到他一听说乐小春是王药师身边的人,二话不说就立马要

    求亲自同乐小春见面。并约好了时间,不是去医院,而是去一家酒店。可见叶院长对王药师身

    边的人是如何重视!

    现在,乐小春想起了他同叶院长的约会,中午一点钟前去富豪酒店,现在时间快到了,他

    得赶去见面。

    于是,乐小春歉意地对母亲笑了笑,亲切地对许兰花说:“妈,我刚好有事需要出去一

    下,等下范叔叔如果回来,你告诉他我大约三点钟的时候赶回来!到时好送你们去车站!范叔

    叔说要去盐田市,等你们安顿好后,我再到盐田市来看望你们!”

    许兰花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不想离开自己的宝贝干儿子!但是,她也不想乐小春跟着自己

    一辈子没有出息!还不如让他跟着别人在乡下好好学医!再说,自己也不想留在清水市,这座

    城市,留给她的没有什么开心的回忆!如今,小春的父亲去世,就更加令她不想呆在这里了!

    她已经没有呆在清水市的理由,况且,自己这些年来同范学峰那种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也应

    该到了公开的时候了!

    于是,许兰花点了点头,装作轻松的样子对乐小春说:“小春,回到野狼沟后,师傅的话

    你必须得听!现在你有事你先去忙,我在家里等你!”

    乐小春嗯了一声,接着,很快消失在门口的走道上。

    房间,就留下许兰花一个人,她扶着身边的椅子站了起来,隔壁房间的范教授不知去哪里

    了,一直未曾回来!他想起范教授曾经给她和小春的帮助,心里感觉温暖了一些!安排乐小春

    去野狼沟学医,正是范教授的意思!范教授说,只要乐小春去野狼沟跟着他师傅学到真正本

    领,今后不愁找不到好的工作!要知道,那个野狼沟的神秘医生可不是简单人物!

    至于到底是个怎样的神秘医生?范教授没说,许兰花自然也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这里,许兰花心满意足地吁了口气,接着又想,如果自己真的嫁给了范教授的干儿

    子,想想今后,就不会像过去一样去流浪了!

    习惯性地,许兰花从洗手间里拿来一把湿拖把,在房间里细细地拖起地来!看着周围熟悉

    的环境,她一直感觉有那么一点点温馨!等下范教授回来看见室内干干净净的,一定会十分高

    兴的!范教授一直喜欢干净!许兰花同他打了这么久的交道,很是明白范教授的脾气。

    就在这个时候,范教授恰好从外面回来,他安静地盯着许兰花在房间里拖地的情景,含笑

    地点了点头。这个快七十岁的老头心里明白,自己的干儿子范学峰很喜欢她,这就够了!干儿

    子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丧妻,这么多年来一直未娶!这么好的女人就在家里,是干儿子范学峰

    的福气啊!

    许兰花看见了范教授笑眯眯地盯着自己,便很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兰花,学峰去哪了?”范教授笑容可掬地问她。

    “他出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回来!回来后咱们就去盐田市,学峰打算去盐田市买套房子!准

    备带上你去盐田市定居!”

    “去盐田市?”范教授有点疑惑地看着许兰花,他年纪虽然大点,但他很会听话中之话,

    听到许兰花嘴里所说的“咱们”,他心里就乐开了花!

    “那就好!那就好!”范教授连声说,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皱了下眉,又问许兰花,“对

    了,学峰哪来买房的钱呢?听说盐田市的房价挺贵的,一套房少说也得上百万吧!”

    “我不清楚!不过听学峰说他有办法弄到钱!这不,他现在正好出去了,估计等会就会回

    来,到时你问他吧!”许兰花抹了一把汗,对范教授说,说完,又继续拖地。

    范教授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拄着一根拐杖,安详地看着拖地的许兰花,有一句没一句

    地同他未来的儿媳妇聊天。

    随着一声沉闷的哼声传来,客厅门这时突然一下子打开了!

    林学峰手提着一口沉重的皮箱,跌跌撞撞地闯进房来,嘴里慌慌张张地说:“快,快,不

    要收拾东西,咱们现在快逃——”

    许兰花预感出什么事了,手里的拖把一下子丢在地上,手忙脚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兰花,现在没有时间解释,你扶着我爹从窗台上爬下去,那儿我试过好几回,窗户外面

    有一个平台,有个梯子可以直通楼下,你抓紧点,没事的!我随后就到!”范学峰紧紧地提着

    他的那口皮箱,快速地冲进他的卧室,接着从里面拿出一根长长的绳子,把它绑定在皮箱上,

    往窗户边走来。

    &n

    sp;许兰花知道出大事了,赶急扶着范教授来到窗户边,准备从窗户上跳到下面的平台上去。

    这时,房门外突然传来乱糟糟的声音,一群人杀气腾腾地闯了进来。

    范学峰的那口皮箱被一个瘦高个一个子伸手抓住,紧接着,另一个大汉挥动着他手里的铁

    棍,对着范学峰就是那么一下,范学峰来不及哼一声就跌倒在地上。

    血,鲜红的血顺着范学峰的头皮缓缓地流下来,范教授亲眼看见自己的干儿子被人击倒在

    地,一阵天旋地转,他嘴里闷叫一声,也跟着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