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章 浴室的暧昧

013章 浴室的暧昧

    013章 浴室的暧昧

    范学峰见乐小春闷闷不乐地坐到一边去了,自己却哼着一种又麻又痒的歌调走进了厨房。

    在厨房的冰箱里范学峰找到一些吃的东西,拿到客厅叫乐小春吃,乐小春仍呆呆地坐在客

    厅里,一切都恍若不见。

    “吃点东西你会好受一点!”范学峰干咳了两声,竖起了耳朵,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

    响,想必许兰花此刻正脱得光光的躺在浴室里?一想起许兰花没有穿衣服的样子,范学峰的心

    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他娘的!在玉大姐那里得到的安慰竟然不起作用!范学峰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化起

    来!不好,等下就会暴露出他的特征!得想个什么办法把乐小春支走才是,免得等下被他发现

    了,那可不妙了!

    范学峰又轻轻地咳了咳,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似的对乐小春说:

    “小春,还记得小区的大门口有家富源商店没有?”

    乐小春心思恍惚地点了点头。

    “就那,帮我去买包香烟!顺便带几根火腿肠回来!你妈最爱吃的就是那个!”范学峰掏

    出一百元钱递给乐小春。

    乐小春茫然地接过范学峰的钱,一声不响地打开门出去了,临出门时,只见他睁着一双绝

    望的眼睛,忧伤地看着前方。

    这时,整个房间里就留下范学峰和许兰花了。许兰花在浴室里春光暴露,而范学峰在客厅

    里烦躁地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不知想个什么办法进入浴室,哪怕就是看她一眼也好!不然,

    范学峰开始感觉自己的身体确实有点难受了!

    范学峰来到浴室门口,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他听到许兰花一边洗澡一边莫名其妙地在

    哭泣!这个女人,就是太专情!乐震南就算没有死去,算起来离开她都已经足足十年了,她在

    心里居然还在想念着他!范学峰想想就有点难过,他灵机一动,故意把浴室门口水源和电源开

    关关住了。

    浴室里立即停止了沐浴的声音,许兰花慌慌张张地在里面喊:

    “怎么啦?水龙头没水了?”

    “哦,是吗?你把门开开,我看看,可能是哪里坏了!”范学峰早已经急不可奈,急促地

    敲了敲浴室门。

    “我,我,我还没有洗好……”许兰花在里面停止了哭声,有点吱吱唔唔,似乎挺难为情

    的。

    “我知道你没有洗好啊!这不,水龙头出毛病了,我总得想办法帮你修修吧!这样,我向

    你保证,我范学峰什么都不看,你躺在浴室里别动!我检查下水龙头就行了!”范学峰强抑制

    住心头的渴望,平静了一下声调对许兰花说。

    过了一会儿,许兰花在里面终于打开了浴室门,用一块毛巾围在她的身体上,眼睛紧张地

    望着范学峰。

    “啊?那是我的毛巾!你怎么可以拿我的毛巾擦那个地方呢!”范学峰故意夸张地对许兰

    花大嚷,映入眼帘的许兰花像雨后的出水芙蓉,楚楚动人,暗香扑鼻!

    许兰花听到范学峰的大嚷,吓得一双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毛巾!那块本来遮住羞处的毛巾

    顺着浴缸一滑,掉到浴缸里去了!立即,许兰花的全身就坦露在范学峰的面前!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许兰花双手围抱着自己,慌乱地对范学峰说。

    范学峰贪婪地盯着许兰花那片迷人的区域,感觉一颗心就要跳到嗓子眼,马上就要兴奋起

    来了!

    “你,你要干什么?”许兰花见范学峰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心里发虚地问。

    “没,没干什么!”范学峰困难地对许兰花说,弯下腰来,压抑着自己的痛苦,然后,脚

    下一滑,顺势往浴缸边倒去。

    范学峰双手往前一冲,就碰到了许兰花那最柔软的部位,他嘴里慌忙地说:“这地太滑

    了!一不小心就摔倒了!你可要小心啦!”

    许兰花停止了伤心,有点不好意思地扭了一下身子,把范学峰那双多事的双手移开,嘴里

    哆嗦地说:“你也太,太不小,小心了……”

    范学峰见许兰花一副娇柔无力的模样,心里一阵狂喜,干脆手上一用力,就把许兰花从浴

    缸里抱了起来。

    水淋淋的许兰花被范学峰抱起,全身滑溜溜的,喘着粗气,双手用力地拍打着范学峰的

    肩,可嘴里就是不说一句话。

    范学峰的身体早就全身僵直,一下把许兰花的身子紧紧地抱在胸前,让许兰花那性感起伏

    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身体,同时,范学峰的嘴也不闲着,像小鸡啄米似的往他的怀里拱去。

    范学峰探出自己的一只手,顺着许兰花的身体往下滑去,许兰花嘴里“嘤咛”一声,想推开

    范学峰,却突然间没有了力气,由于范学峰的手指在他的身体上不断地轻轻滑动,一时间他心

    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乐小春手里拿着一包香烟和两包火腿肠慢慢地走进了客厅,嘴里扬声就

    说:“范叔叔,香烟买回来了!”

    许兰花和范学峰迅速地把彼此的身体分开,范学峰在浴室里转过身,装作用手去拧水龙头

    的样子,嘴里莫名其妙地说:“这该死的水龙头,怎么三天两头老是坏,连洗个澡也不安份!

    真是活见鬼了!”

    “是啊是啊!你快点把水龙头修好吧!这澡洗了一半就停了!”许兰花很快扯起一块毛巾

    盖在自己身上,嘴上跟着说。

    乐小春冷静地看着这一幕,恍然间他似明白什么,但他什么都没说,眼睛盯着浴室门口的

    开关上,静静地走过去,拉上了开关,冲进浴室里伸出自己的手在水龙头上一拧,立即,涓涓

    的水流顺着乐小春的手指流了出来。

    “好了,终于好了!小春一来,水龙头就好了!”范学峰哭笑不得地对着乐小春说,好不

    容易把心中腾起来的欲火压制下去,接着就不好意思地走出了浴室。

    乐小春冷着一张面孔,把香烟重重地丢到范学峰的手里,转身去厨房弄吃的去了。

    许兰花从浴室里出来,沉默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