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章 女人的诱惑

012章 女人的诱惑

    012章 女人的诱惑

    事情还刚进行一半,乐小春就打电话过来了:

    “范叔叔你在哪?我同我妈在你家门口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开!”

    范学峰心里一惊,立马停了下来,玉大姐正闭着眼享受着,见范学峰突然停了下来,十分

    不愿意,他伸手就去抢电话。

    范学峰见势不妙,身子往前一送,玉大姐顿时软在了地上。

    范学峰一边缓缓地动着身子,一边在电话里小心地对乐小春说:“我爹不在家吗?这老家

    伙一定又去打牌去了!这样吧,你同你妈先等着,我正在街上买点东西,很快就好!”

    挂了乐小春的电话后,范学峰鼓足了力气,在玉大姐身上乱动起来。

    “学峰,你,你轻点!啊——”

    范学峰见玉大姐两颊潮红,忍不住哈哈大笑!见火候差不多了,暗暗攒了最后一丝力气,

    口里数了三下,接着就紧贴在玉大姐的身上不动了!

    “不好!”玉大姐从死亡边缘清醒过来,感觉有点不对,他一把把范学峰的身子推开,感

    到绝望地对范学峰说,“你,你怎么没有戴套?我现在不是在安全期啊!”

    “没事的,不就是没戴套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范学峰嘴里嘟嚷了一句,匆匆忙忙地

    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样很容易怀孕的!”玉大姐忧心忡忡地说,“我说嘛,晚上来我家里安全些!哪有上午

    来店子做这事的?什么安全措施都没准备!”

    “要是怀上了,你就把他生下来!”范学峰乐呵呵地看着玉大姐。

    “想得臭美!”玉大姐拍了范学峰一下,把脸扭一边去,“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替你生娃又

    帮你养娃!想得倒美!你每月给我那么少的零花钱,养鬼去啊!”

    “玉大姐咱走着瞧!只要你把我生个娃!我给你一百万!怎么样?”范学峰哈哈大笑,厚

    着一张脸对玉大姐说,“我这里有一盘刚翻录的录像带,你小心地帮我保管着,哪天我需要急

    用了,再到你这里来拿!”说着,范学峰把一盒录像带悄悄地放在玉大姐的手上。

    玉大姐拿起录像带看都没看就锁进了她店子里的抽屉里,然后,她瞪着自己的大眼睛,凑

    到范学峰的身边来,在他的额上摸了一把,嘴里笑着说:

    “学峰,你没发烧吧?”

    范学峰嘴上一乐,想起了许兰花还在等他,便赶急穿上了裤子,在玉大姐的身上又狠狠地

    摸了两下,然后,离开了花店。

    来到了和平小区的大门口,范学峰立即看见许兰花和乐小春正蹲在他的家门前,范学峰吹

    了声口哨,晃了晃头,满心喜悦地向他们走去。

    由于刚才在玉大姐那里得到了安慰,范学峰想,这次见到许兰花时,起码在半小时内,自

    己的身体不会有什么动静了!

    掏钥匙开门的时候,范学峰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悄悄看了许兰花一眼,只见她微微地

    低着头,双手提着一口黑色的小皮箱,那时隐时现的从一件浅红色的内衣里透出来的是一种要

    命的诱惑!范学峰努力地咽了下口水,接着就打开了铁门。

    范学峰帮着许兰花和乐小春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客厅里,然后坐到沙发上猫着眼对许兰花

    说:“什么都别多想,回来了就把这当作自己的家,好么?厨房里有什么吃什么,重要的是把

    心情放开些!”

    “嗯!”许兰花低低地应了一声,只那么随便地向范学峰瞟来一眼,范学峰的心就提到嗓

    子眼了!

    乐小春的母亲,天生就是个腼腆害羞的女人!这是她的个性,都三十五六了,至今未改,

    这正是范学峰喜欢她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范学峰想,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是很容易打动男人

    的心的!何况她的逆来顺受,总会让人有想入非非的念头!

    乐小春从那口黑色的小皮箱里翻出一套白色的碎花衣服递到母亲的手里,由于昨天到现在

    母亲一直躺在医院里,还没来得及让母亲洗个澡,就被范学峰的电话催到这里来了!他很想让

    母亲振作起来,于是他说:“妈,你先去洗个澡,等下我也洗洗!洗个澡会感觉舒服多了!”

    范学峰赶急冲进洗手间,帮许兰花放好热水,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回过头来对许兰花

    说:“你看看水温行不?行的话现在就可以洗了!”

    许兰花迈着细碎的步子走进了洗手间,伸出手往水温里探了探,然后淡然一笑,点了点

    头。

    在浴室里,如此近距离地面对着许兰花,范学峰的心突然怦怦狂跳起来。一双眼睛不怀好

    意地盯着许兰花的身上各处,恨不得此刻就钻进许兰花的衣服里面!

    许兰花准备好了要换的衣服,用手指向外面指了指,示意范学峰出去,她要洗澡了。

    范学峰装作随意的样子从她身边走过,故意在她那软软的身体上碰撞了一下,感觉很受

    用,就来到客厅里,打开了电视。

    乐小春这时也跟着坐到沙发上来,对范学峰说:“范叔叔,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我爸

    爸到底是怎么回

    事?”

    “是这样的,”范学峰清了清嗓子,故意表情沉重地看着乐小春,俯在他的耳边说,“我们刚

    刚进入高速公路,结果你爸的汽车出了故障,我们从高速路口滑了下来,撞向了路边的护栏,

    你爸卡在驾驶室里,由于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

    “当时你也坐在车子里,我爸的汽车怎么刚上高速就出故障了呢?”乐小春紧张地问。

    “这个,这个我也不清楚!总之汽车失灵了!”范学峰摇了摇头,说话有点吞吞吐吐,为

    了转移话题,他故意在乐小春的额上重重地弹了一下,问乐小春,“范叔叔现在只想问你一

    句,在野狼沟里,你跟那个什么乡医师傅学得怎样了?”

    乐小春皱了皱眉,告诉范学峰,师傅对他还算尽心尽责,什么都没保留,把他的祖传妇科

    秘方都告诉了他。

    “不过你也得多一份心眼,那毕竟只是一个乡村医生,我就不明白,咱爹堂堂一个教授,

    什么人不好介绍,偏要把你介绍到乡下去学什么医术?将来有一天,你让我爹想办法把你弄到

    城里来!”范学峰呵呵呵地笑了几声,然而他哪里知道,乐小春的师傅就是大名凛凛的王药师

    啊!接着他又说,“你得抓紧时间,把医术学好了,将来让我小姨在城里帮你安排一份医生的

    工作!”

    乐小春点了点头,闷闷地坐到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