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 爆炸性新闻

010章 爆炸性新闻

    010章 爆炸性新闻

    李双燕根据范学峰提供的情况,悄悄潜到乐震南的卧室,打开了卧室里的一个保险箱,发

    现了里面暗藏着一盘录相带和一卷胶片。李双燕赶急在客厅里放了那盒录相带,立即看到了一

    些不该看到的情景。

    当天晚上,李双燕来到了范学峰的病房,手里拿着一张女人的照片,给范学峰辩认,范学

    峰亲口告诉他,那就是春风医药集团董事长林剑雄的妻子何韵香。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乐震南曾经同何韵香有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从而让林剑雄在盛

    怒之下暗中对乐震南下了毒手!

    但事实上这仅仅是范学峰的猜测,,虽说可以证明乐震南同何韵香有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但无法证明乐震南就是林剑雄害死的!没有证据的事他范学峰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公开言

    明自己的想法!

    范学峰心里明白,自己如果同林剑雄斗,无疑是飞蛾扑火,弄得不好哪天连自己的小命都

    保不住!那可就不妙了!

    范学峰心里考虑再三,觉得还是装糊涂些比较好!反正现在事情与自己已经无关了,自己

    只不过是乐震南的助手,如今乐震南去了,他的深大建筑公司自然就会倒闭!而自己,却开始

    失业了!

    只是,令范学峰放心不下的就是乐震南的妻子许兰花!凭着这些年许兰花同自己说不清楚

    的关系,范学峰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她了!如今,乐震南又恰巧出事,他同许兰花的关系,今

    后是不是就可以公开了?

    “这事要不要告诉许兰花和他的儿子乐小春呢?”范学峰心里暗想,眼前老是浮现出许兰

    花那副迷人的模样!一个念头大胆地浮现在心间!

    “春风医药集团那么有钱那么有气魄!如今自己抓住何韵香的秘密,到时弄他一大笔钱,

    带着许兰花母子远走高飞,岂不美妙极了?”

    范学峰越想越兴奋,顾不得身上还缠着绷带,当天晚上,连夜赶到乐震南情妇李双燕的房

    间,从李双燕的手里花高价买走了那盒录相带和一些暧昧的照片。

    范学峰决心先给何韵香一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他范学峰的厉害!于是连夜在“都市丽

    人”杂志社的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有关乐震南同何韵香两人在一起偷欢的文章。写完之后,正好

    接到乐小春给他打的电话,在电话里,范学峰向乐小春证实了乐震南的死因……

    第二天早晨九点钟,在清水市“都市丽人”杂志社里,社长陈剑雄问身边的编辑苏小小:

    “何主编来了没有?”

    “没有!”苏小小看了社长一眼,欲言又止地吐了吐舌头。

    “记住,何主编如果来了,请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苏小小恭敬地回答。

    社长走了之后,苏小小赶急打开自己的电脑,立即看见杂志社的网页上有一则爆炸性的新

    闻:本市春风医药集团董事长夫人何韵香女士曾经的风流孕事!

    苏小小双手掩住自己的嘴,心里十分激动!一大早,这爆炸性的新闻已经闹得整个杂志社

    的人都知道了!发表这篇文章的是一个署名叫“孤烟”的神秘网友,文中提到了何韵香大量的相

    关资料,在某个地方与某某曾经发生过一夜情的故事!最后还扬言说,这件事情绝对真实有

    效!作者不但拥有他们的照片,还有相关的录像带!

    从网页里出现这篇文章开始,杂志社的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许多莫名其妙的好事者都打

    电话过来问,是不是真的?同何韵香发生过关系的男子到底是谁?

    春风医药集团不但是清水市的龙头企业,也是整个江南地区医药界神话!由他们经营出售

    的妇科药品,畅销全国!在各大医院的妇科圈子里十分有名望!而作为该集团的董事长夫人何

    韵香女士,自然成了整个清水市家喻户晓的大人物!如今竟然有人在网络上公开揭露何韵香过

    去的隐私,这自然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人言可畏!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开始别出心裁地在网络上把此事流传开来。

    苏小小慢慢地看着网页上的这篇文章,心里寻思,看来今天何韵香是不可能来杂志社上班

    了,有可能永远不来了!那今后这主编一职,就会顺理成章地落到她的头上!出了这么大的丑

    闻,她还怎么好意思来杂志社上班呢?幸好她老公有的是钱,养她一辈子那是小事一桩!只是

    没想到堂堂医药集团的老总,竟然娶了个被人糟蹋过的二手货!

    苏小小的嘴角掠过一丝幸灾乐祸般的笑容。

    正在苏小小胡思乱想的当儿,何韵香手提一个小小的女式提包安静地走进了办公室。

    所有办公室的同事“刷”地一声全都站了起来,他们睁着双看起来似乎同情的眼睛盯着何韵

    香。何韵香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大家,不明白出什么事,一双眼睛不由自主地望向靠近自己身边

    的小王。

    “韵姐,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你尽管说!别与我们客气!”负责组稿的小王紧张地对

    何韵香说,见何韵香的眼光开始飘向他那来不及关掉的电脑,慌忙手忙脚乱地

    伸手拔掉了电

    源!

    何韵香狐疑地瞧着这一幕,摇了摇头,索性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不理会他们了,

    开始整理自己桌前的一些旧文稿。

    大家见何韵香安心地去审理文稿去了,便一个个都悄悄地坐了下来。大家都不吭声,办公

    室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哦,对了!差点忘了!韵姐,陈社长刚才来过,叫你去他办公室一下,他有事找

    你!”苏小小强忍着内心里的欢喜,对何韵香笑道。

    “嗯,知道了!”何韵香站了起来,转身就往社长办公室走去。

    路过洗手间的时候,何韵香顺便去了一趟洗手间,却在洗手间的隔板旁,听到了两个同事

    在洗手间悄悄地议论着:

    “这事你说是真还是假?韵姐怎么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肯定是真的!咱们杂志的网页上,她还不知道呗!不然,她能给她的老公戴绿帽戴了这

    么多年?”

    何韵香在那一瞬间,头晕眩了一下,一种强大的预感从心底悄悄地冒起,她害怕地哆嗦了

    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