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章 母亲受了刺激

007章 母亲受了刺激

    007章 母亲受了刺激

    清水市中心医院里的病床上,许兰花慢慢地睁开眼睛。

    早上他忍着不适的身子在范教授家里拖地,范学峰没在家,他爹范教授在客厅里正听着一

    台老式收音机。范教授是清水医科大学出名的教授,乐小春今后如果想要在清水市医院上班,

    今后还得多靠范教授帮忙,他老人家的一句话,许多医院都肯买他的帐!如今,范教授已经退

    休了,行动有点不方便,许兰花就充当了范教授的保姆,顺便联络下感情。

    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范教授在客厅里突然跳了起来,收音机里正传来一则交通新闻,说

    是在市郊的高速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一死一伤,死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名叫乐震南,伤的

    是他的助手,叫范学峰。

    “兰花,来来来,你听听这个,是不是我家学峰出事了?”

    许兰花听到这个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一下子就晕倒在地上。

    范教授把她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在医生的紧急救助下,方才脱离了危险。

    “怎么办?怎么办?小春他不能没有爹啊!”许兰花心酸地想,没想到自己那个一直不顾

    家的男人在外面突然出了车祸!这是老天害人啊!许兰花一想起乐震南心里就气血翻滚!但尽

    管男人不顾家,他必竟还是自己心里的主心骨,如今就这样一声不响地走了,叫她如何能接受

    得了?

    躺在病床上,许兰花心里难受,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盯着不知名的地方。

    乐小春赶到病房的时候,许兰花还一直茫然地看着远方。乐小春走到床边,轻轻地帮母亲

    盖了下被子,声音有点哽咽地说:

    “妈,你没什么事吧?你签应我的,说好了不生病的!你怎么就病了呢?”

    许兰花回过头来,眼睛仍然空茫地看着远方,在儿子的脸上停驻了一会,又往远处看去。

    乐小春心里很痛,柔声地对母亲说:“你告诉我爸的电话,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你都生

    病成这个样了,他不可能不回来看你一眼!”

    “别,别打!”许兰花慌忙地对儿子摇了摇头,嘴里急切地对他说:“小春,别打!乖!听

    话!啊!你爸现在睡了,他睡得正香呢!你别打电话给他,会惊了他的好梦了!到时他怪罪下

    来,又会不理妈妈了——”

    乐小春心酸地看着母亲,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他问走过来的一位护士小姐:“我妈这

    是怎么啦?”

    护士小姐告诉他:“你妈受了强烈的刺激,现在有点神志不清,需要在医院住院观察两天

    再做决定!”

    “受了刺激?受了什么刺激?”乐小春本能地问,但是护士小姐摇了摇头,急匆匆地走

    了。乐小春在母亲的病床边坐了下来,心里十分焦急。

    护士过来给许兰花打了几针,许兰花睡着了,乐小春小心地站了起来,从母亲的怀里掏出

    一个小本本,那是母亲像宝贝似的一直珍藏在身的小册子,上面有父亲的电话,还有一张全家

    的合影。照片已经发黄,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照的了,那时候乐小春还是一个流着鼻涕的男孩

    子。

    乐小春颤抖着手去翻上面的电话号码,翻到了父亲的号码,他心里想,现在什么都不管

    了,妈妈病成这样,必须尽快让爸爸知道!

    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乐小春拨了拨,可是父亲的电话一直关机。

    “爸爸,你快点接儿子的电话啊!妈妈现在这个样子,你叫我怎么办啊?”乐小春急得不

    知如何是好,一遍又一遍在心里祈祷着……

    而此时在清水市玉溪南路某一幢大别墅里,刚刚出差归来的春风医药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林剑雄此刻正端坐在一张沙发上,细心地听着自己的助手老张给他汇报情况:

    “公司新招来的女秘书已经由销售部陈经理移交了相关的工作,估计华北地区的订单,他

    们会处理得很好!”

    “关健是冬季的那批妇科特效去炎灵,蓝天医药公司一直在盯着这笔单子,咱们要尽快给

    相关单位一个准确的报价和交期,不然,生意就会被蓝天医药公司抢去!现在咱们的新厂房还

    没有建成,乐震南却出事了!你说怎么办?是不是你们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林剑雄冷冷地

    看了老张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

    老张神秘地凑近林剑雄的耳边悄声地说:

    “林总你息怒!大家都可以作证,那辆车乐震南开去的时候看不出任何问题,都经过技术

    处理了!公安局下午就过来问话了,查来查去没查出什么名堂来,估计很快就会没事了!到时

    明天的报纸上就会登上这么一条:深大建筑有限公司总经理乐震南因酒后驾驶,在清水市高速

    路口不幸遇难!”

    林剑雄点上一支香烟,眼光落在客厅台几上的花瓶上,深思了一会对老张说:“你们做事

    经常这样!怎么就不事先同我商议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处理办法?现在好了!人出事了!

    而我的工厂呢?房子才建了一半!拿什么来安装那些机器啊?再说,如果特效去炎灵不能按时

    &

    nbsp;交货,到时你们谁都别想干了!”

    “林总请放心,有关新厂房的事情估计韵姐都已经处理好了!她下午去了东方药材公司,

    与她的弟弟何志伟谈过,明天就有新的建筑老总前来承包春风医药集团新厂房扩建一事!咱们

    处理好乐震南的事情之后,就把建筑合同转到新来来的建筑老板的身上去!保管不担误厂房扩

    建!”老张弯着腰向林总汇报。

    林剑雄深深地吐了一口烟,什么也没说地闭上了眼睛。

    老张见林总要睡了,不敢再打扰他,准备悄悄地溜走,这时,林剑雄猛地睁开眼睛,对老

    张说:

    “去看看乐震南家还有些什么人?给他们一点经济上的补偿!我看这事就这样算了!从此

    后大家都相安无事!别再提他了!”

    “是,是!”老张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接着就悄然地离开了林剑雄的大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