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 卖货郎上勾

002章 卖货郎上勾

    002章 卖货郎上勾

    花二娘是村里丰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年轻的时候一定很美,也很会打扮,性感的嘴里常听

    到她发出一连串咯咯咯的笑声,常令那些成熟的男人有了某种说不出来的冲动!乐小春就亲自

    听到野狼沟里有好几个庄稼汉亲口说过:“你有本事就去睡花二娘啊!”

    那时候,花二娘几乎成了某些庄稼汉心目中的幻想对象!而年少不懂事的乐小春,在发现

    了高粱地的秘密之后,他才明白“你有本事就去睡花二娘”的真正意义!乐小春的眼前老是幻想

    着师傅王药师光着屁股的样子,也一直在脑海里幻想那光屁股后面的情景,乐小春知道,那才

    是最神秘的地方!

    十六岁那年起,乐小春的心中就有了一种神秘的渴望,这种渴望常令乐小春夜里睡不着,

    脑海里总是浮现花二娘那充满成熟女人的咯咯咯笑声和在高粱地里发出的那种奇怪的声音!随

    着乐小春的身体某个部位在起着微微的变化,乐小春便学着师傅的样子,在一种幻想里同花二

    娘扭打在一起。

    伴随着幻想的兴奋和某种意想不到的高潮,乐小春发现自己的身体里流出来一种白色的东

    西,这令乐小春惶恐不安,也令乐小春痴迷不已。

    采药回家的路上,乐小春再也不对那些小鱼小虾感兴趣了,也不再对那个唱颠倒歌的老头

    和他那神经质的女人感兴趣了,他会守候在村后的那块高粱地里,期待着与花二娘与师傅某种

    神秘的相会。

    师傅王药师经常安排乐小春上山采药,告诉他如何去辩别草药,包括它的性能,药性和用

    途!乐小春知道,采得最多的就是那些妇科类的草药,经过师傅神奇的妙手搭配,就成了妇科

    良药!

    尽管师傅是个远近闻名的妇科良医,但这些乐小春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师傅那种泡妞

    的手段,可以说是非常的高明和不露痕迹!好几次,乐小春就亲眼瞧见师傅如何利用他的工作

    之便把一个个乡下良家女人泡到手中。

    每每想起这些,乐小春便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学到本事,在这个美丽的乡村里大展身

    手!

    乐小春不止一千次地在心中幻想着,幻想着花二娘没有穿衣服的样子,幻想着她与师傅在

    高粱地里到底是怎样的配合?师傅到底对她说过了些什么又做过了些什么?为何花二娘会对他

    言听计从?乐小春需要弄懂更多的秘密,渴望让自己的幻想有了更深一层的意义!

    然而,花二娘并没有像乐小春所想象中那样,如期出现在高粱地里,而乐小春的等待,也

    成了一种焦渴的欲望!

    乐小春的眼睛,那时候像一只猫,在黑夜中发出幽蓝之光的猫,这只猫因了师傅的秘密而

    潜伏在村庄的周围,随时随地监督着村庄的风吹草动!

    除了花二娘的秘密,乐小春突然发现了许大嫂!一个三十岁的寡妇,一个平时不近人情却

    长得风骚的寡妇!许大嫂与花二娘一样,也是在高粱地里,同一个男人幽会,但不同的是,许

    大嫂是与村子外面的卖货郎进行着某种奇特的交易。

    那时候乐小春正躲在高粱地的深处,远远地就见许大嫂向高粱地里走来,她十分警觉,四

    周察看了好一阵,然后转身对跟着她的那个卖货郎说道:“就这里了,这里非常隐秘,没有人

    会发现!怎么样?五十块钱?多了一分不要,少了老娘不会给你!”

    “五十就五十!”卖货郎二话不说就把货摊子一放,向许大嫂扑了过来。

    “看你猴急什么?”许大嫂用手拍了一下卖货郎,“先给钱!”

    卖货郎从货摊里赶急掏出五十块钱,向许大嫂递去。

    许大嫂接过钱,脸上飘过一丝暧昧的笑容,然后缓缓去解自己身上的衣扣。

    卖货郎急不可耐地把许大嫂紧紧地抱住,两人就势滚倒在高粱地里。

    乐小春双眼发亮,躲在暗处努力地观察着高粱地里许大嫂与卖货郎的“偷情”,卖货郎一只

    手在许小姨的胸前胡乱地摸着,另一只手伸到了许小姨的身子下面,在拼命扯着许小姨的裤

    子。然而许小姨的裤子结构奇特,卖货郎怎么扯都扯不开,急得满头大汗!

    许大嫂嘴里发出一种狡黠的笑声,随着她的笑声一停,高粱地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男人的

    怒吼:

    “奶奶的!俺的女人你也敢动?你不要小命了?”随即高粱地里窜出了一个男人,肩上扛

    着一把锄头,来人正是野狼沟的小木匠王铁蛋!

    卖货郎一见情势不妙,赶急放下身边的许大嫂,拔腿就跑,就连身后的卖货摊子都不要

    了,慌急慌忙地跑得不见踪影!

    乐小春傻眼了,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乐小春凭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看

    看事情到底会演变到什么程度。

    王铁蛋见卖货郎走远了,脸上布满笑容,冲着许大嫂笑道:

    “这次发了!卖货郎连货摊也不要了!今天你的收获可不少哇!”

    “赶明儿挑着到别的乡里去卖卖,估摸着值不少钱呢!”许大嫂慢悠悠地穿好衣服,来到

    />

    货摊前,脸上是得意的表情。

    “嘿嘿!这次咱们怎么分?还是你七我三?要不,你女儿明年的学费我全包了,让她认我

    做干爹?”王铁蛋放下肩上的锄头,紧紧地挨近许大嫂,用手在许大嫂的屁股上狠狠地摸了一

    把。

    “当然是老规矩,我七你三!你别再在我女儿的身上打什么歪主意!至于她的学费,就不

    劳你分心了!”许大嫂嘴角一扬,伸手“啪”地一声打退了王铁蛋那不安份的手。

    乐小春藏在高粱地里,心里隐隐约约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许大嫂同王铁蛋早就串通

    好了,故意引那个卖货郎上勾!

    看来,这原本纯朴的乡村也有它阴暗的一面!